堀堀

暂时没想出来名字总之点进来就对了

注意!注意!

1、这篇文是我以前的东西,偶然翻到觉得可以写一写,好长时间没写东西,语言无比混乱,文笔烂得一批。

2、前面是江澄和莫玄羽的对手戏,对不起,只是因为我翻这篇文章的时候不知道带入谁更合适了。不能接受这两个凑一块的朋友们请注意避雷!(ಥ_ಥ)

3、私设巨多!巨多!巨多!现代paro

4、严重OOC!OOC!OOC!

5、灵感来源于东野圭吾先生的《时生》(真的推荐你们都去看看啊啊啊!)没看过的小伙伴也没关系,不影响观看。


   

那么,都能接受的小伙伴我们往下看吧。



     “说到底,爸爸就是被你害死的!”江澄歇斯底里地喊出这句话,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他喘着粗气,浑身颤抖,随后“砰”地一声关上门,飞快地跑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 他刚刚踏出家门一步就后悔了,怎么能对姐姐说那样的话呢?可是他又觉得现在回去太没骨气了,就跑到附近的公园来。炎炎夏日,正午的太阳当头照,江澄一个人坐在长椅上痛定思痛——我到底是有多孩子气啊!


       大概是注意到了江澄的这份心情,本来在水池旁边的少年慢慢地向江澄走来。江澄瞧着那个学生的模样——兜帽衫,运动裤,还有一张稚气未脱的脸。江澄在心里默默地给他下了个定义——穷学生。


       少年用含笑的眼睛盯着江澄,稍稍弯下腰,伸出一只手,说:“虽然挺困难的,不过还是找到了。”


     “啊?”江澄显然没明白他的意思,坐着没动。


       少年把手收回,站直,搔了搔后脑,沉默了一会儿,看向江澄的眼睛里满是迟疑,“该怎么和你说呢,”少年双手叉腰,“你肯定不相信的。”


       江澄已经开始在心里骂人了:这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。


     “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相信呢?”


     “可是你…那好吧,我就直截了当地说明了,江澄先生,我是你的儿子,我来自未来。”


       江澄已经确定了这人就是神经病。他飞快地从长椅上站起来,扭头就走。少年看他走了,急急忙忙过来追他,“你看,我就说你不相信吧,你还非让我说。”


     “谁非让你说了啊?我看你小子是科幻小说看多了吧。什么未来不未来的,你这点小技俩也就骗骗我姐了。”


     “才不是呢,”少年小声嘟囔,“未来的事谁说得准呢。”


     “什么意思,你是说未来会有时光机器?”


     “才没有呢,未来是…是黑乎乎的一片。”


       江澄用余光看向少年,突然觉得少年也和自己一样,正被一种不可名状的情愫包裹着,挣不开也剪不断。


  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     “我?莫…江,江玄羽。”


     “谁给你取的?”


     “你。”


       江澄一边想自己怎么可能会取这么没品位的名字,一边停下脚步。江玄羽一时没反应过来,撞上了江澄的背,吓了一跳。“为什么突然不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 江澄转过身,微微低头,看着江玄羽说道:“好了,江玄羽先生,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了,您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。”江玄羽听完楞了一会儿,随即反应过来,着急道:“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!”


     “这种事谁会相信啊。”江澄说着迈开了脚步。江玄羽跑过去追他,他全然不理。


     “江澄先生,”突然,江玄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“你的事情我可全知道。”




       就写了这么点,如果有人喜欢我就继续写,没人喜欢就当放个脑洞。江澄的tag打不打我纠结了好久,最终还是打上了(主要是怕被舅舅的粉丝看到)。总之,能看到最后的都是小天使!

        其实为了写这篇文章,我重温了一遍魔道祖师,重温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句话“水中倒映出来的,是一个十分秀逸的青年。干净的仿佛被月色洗练过,舒眉朗目,唇角微弯。可垂首凝然注视自己时,眼睫上缀着的水珠却如泪水一般,不住下坠。”当时我就觉得这一定是个很干净的男孩子吧,觉得这一定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男孩子吧。我看过各种各样的莫玄羽,每个太太笔下的他都不一样(能一样就奇了怪了),我觉得他一定是个干净温柔又认真的少年,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,温温顺顺的一个人,但是也可以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或事而坚守。他不一定强大,但他绝对善良。

       我与魔道祖师的分分合合也和玄羽有关,这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。总之,谢谢大家喜欢我儿砸(不是),也希望大家能继续喜欢着玄羽,他真的那么好那么好!(ಥ_ಥ) 


AZ之我和他掉进水里你先救谁,严重OOC,请谨慎观看。PS:没有黑角色的意思。

关于AZ结局的一个脑洞,不知道有没有人发过类似的,啊,反正这东西也没人看吧,如果有人看就连续更下去(强行自我安慰(|||O⌓O;))